搜索:

前世回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回溯&能量解读案例 > 前世回溯

“加勒比海盗” 的前世之旅

发布时间:2014-12-21浏览次数:
小薇和我是旧相识,因为“旧”,所以信任。因为信任,所以她可以在非常放松的状态下很快进入回溯。
 
这次是她第二次到工作室进行回溯,因为第一次还有一个重要的遗留问题没有解决。这一次她的状态更好,不仅回溯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寻宝前世,更进入灵魂世界与自己的母体重逢。
 
她的这个前世就像加勒比海盗的传奇故事一样精彩。
 
让我们一起听听她的传奇前世,感受她在灵魂世界的神奇历程。
 
*******************************************
小薇的回溯感受分享
 
第一次前世回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精神世界的随心所欲、亦真亦幻,让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宽广和释放(我揣测,有些人沉湎于药物致幻是不是就是因为相似的“高峰”体验。当然,催眠回溯本身完全不存在药物致幻带来的身体损伤问题)。
 
我非常期待这次灵魂回溯,但因为最近太忙,易昕推荐的《灵魂之旅》这本书只能匆匆翻阅,可能是跳过了很多章节的缘故,老实说,没大看懂。所以这次是有些忐忑的,不知道是否能够完成回溯。
 
感谢易昕的指引,我进入了回溯的状态。这次回溯分成了两个部分,先是经历了我的某一个前世,然后见到了易昕所说的我的“母体”。
 
前半部分,我非常清楚,前世的经历一一浮现,历历在目;后半部分,当易昕开始跟“她”对话的时候,“我”消失了——很难描述这种状态,就是“我”没有了。所以对这一部分的对话,虽然其中很多是跟我有关的问题,但我的记忆比较模糊,只是回听录音,记录下了一部分。
 
回溯的经历如下:
   
易昕用了跟上次前世回溯不同的方法,让我放松下来。我的眼皮变得很沉很沉,沉到只想睡去。随着她轻柔的话语,我躺在了草地上。我闻到青草混杂着泥土的芬芳,抬头看见厚重的白云像棉花糖一样飘在湛蓝的天空。几只小鸟在我身边叽叽喳喳得叫着。
 
我的守护天使出现了:这次“它”是一条小金鱼。它绕着我的手腕,在空气中游来游去。棉花糖一样的白云越压越低,亲吻着我的脸庞,有一点凉丝丝的。在易昕的指引下,我站在了一朵白云上,飘到了空中。
 
目之所及 ,是茫茫的一片水域,水汽氤氲。我飘啊飘啊,降落到一个绿洲上。这里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和草地。我在这里待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我接着向前飘,看到前方有座高山,尖尖的山峰快要刺破天空了。我靠近了,降落在山顶上。
 
山峰是像玉石一样的颜色,但比宝玉透明。站在山顶上往下看,白色的小路蜿蜒通向山下。我看到一座宫殿,宫殿前面有一个喷泉,喷出的是流动的、但又凝固的水(当时是这样的感觉,流动而又凝固)。
 
宫殿有门,但是我直接“穿”门而入。里面的大厅宽敞明亮,有两个小天使在嬉戏玩耍。我沿着旋转楼梯来到楼上,这里是一个四面开窗的、有尖尖屋顶的阁楼。阳光很好,和煦的清风拂面。我一一从四面的窗户往外观望,都是水天相连的辽阔景象。
 
我抬起头,阁楼的天花板上绘着繁复华丽的花纹,中间有一个水晶球。我被吸进水晶球里了,然后来到一个和刚才的世界对折的一个空间。我进入后,空间翻转过来了。
 
(进入“加勒比海盗”前世)
 
这里也是无边无际的大水,没有人烟。易昕请那两位小天使也来到这里陪伴我。慢慢地,我看到水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它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原来,是一艘十七、十八世纪的大船。停落在船的甲板上,我透过舷窗,看到了前世的“我”:一个十七八岁年纪的俄罗斯男孩,他有着亚麻色泛红的头发,棕色的眼睛,尖尖的鼻子,两颊上长着雀斑(这次易昕没有特意引导我回忆“我”的名字,所以“我”姓字名谁不得而知,感觉就是什么斯基洛夫之类的吧)。
 
船上的老船长、大副、二副、水手们以及一个十五六岁做杂事的小姑娘之间关系融洽,亲如家人。大家正在吃晚餐,欢声笑语,热闹极了(他们说的都是俄语,听不懂,但感觉到那个氛围)。我是一个孤儿,船长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这艘大船驶向非洲的某个未开化之地。我们会见了当地部落的酋长。双方听不懂对方说什么。酋长送给船长美酒和美食,船长送给酋长宝剑。凭借礼物,彼此也算能理解对方表达的是友谊。
 
老船长这时才向我们坦露了他一直秘而不宣的目的:他是带我们来这里寻宝的。我们发现,藏宝图标注的地方在一座高山的山洞里。这是当地部落的禁忌之地。因为老船长的威严和许诺,以及出于对财富的想象,我们还是决定跟随他进入山洞寻宝。
 
山洞黑暗幽深,时不时传来水滴的声音更显寂静。我非常害怕,每走一步,都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的砰砰声。我们最终抵达了这个山洞的中心,周围散落着很多骨头,不知道是藏宝人的还是寻宝人的。装着宝藏的箱子一打开,成堆的金币、宝石耀花了我们的眼睛。其中有一颗像鸡蛋那么大的珠子,发出的光晕,居然把山洞都照亮了。
 
但是,部落的人沿着我们留下的痕迹追杀而来。我们决定分开逃命。老船长因为不愿丢弃夜明珠,在黑暗的山洞里成了一个明显的目标,很快被捉住了。我在黑暗中拼命得跑着,连滚带爬。耳边传来嗖嗖得声音,那是当地人发射的弓箭,我知道箭头涂着见血封喉的毒药。
 
恐惧之中,我发现了远处的一个亮点。我当然不顾一切往那个亮点跑去。亮点越来越大,竟然是一个出口。可狂喜还没褪去,我又陷入绝望。因为我钻出洞口就发现自己站在悬崖边儿上,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而背后的追杀声越来越近。危急之中,我一闭眼跳了下去,耳边的风急速略过,我扑通一声掉到了海水里。海水将我吞没。短短几分钟,真像一辈子那么长。
 
我用最后的力气挣扎着浮出水面。在这里守株待兔的当地人把我捞了上来,抓住了我。我们几个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船长、二副、我和女孩四个人了。我们被捆着推倒在地。当地人将我们层层围住。部落酋长的眉毛愤怒得纠结在一起,手舞足蹈叽里咕噜得说了一大通话,巫师跳起了癫狂的舞蹈。
 
部落酋长一开始要把我们投入大火作为惩罚,后来部落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站了出来(他有一个发音古怪的称号,但我没有记住)。他说,部落的神灵早就预言在今天会有邪恶之力入侵,如果我们愿意改邪归正,可以饶恕我们。
 
我们为了活命只能答应了。换上当地人的草裙和兽皮,我们开始了新的生活。一开始,我们闹了很多笑话,后来渐渐适应了当地的习俗和半耕半猎的生活方式,和部落的人相处得也还融洽。我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但比较好学。同时,我坚定得认为,自己早晚还会回到祖国俄罗斯。我尽可能得保持着一些俄罗斯“品质”作为抵抗,比如喝茶啊,见到自己人时用俄罗斯的礼节而不是当地习惯问好(所以在非洲部落生活了十几年,我仍然“顽强”得处于文化排异期)。后来,我和那个女孩结为夫妻。
 
到了我三十多岁的时候,老船长去世了。这天,一艘商船偶然停靠在这里。我用老船长留给我的夜明珠贿赂了船长(难为船长危急之中还把宝珠保存下来。他用当地的染料将之染黑,放在一个木盒里封存,临终前交给了我。我打开一看就知道用明矾水可以将染料洗去)。跟当年救了我们的部落老人——他已经103岁了——告别后,我和妻子悄悄得离开了这里。
 
经历了漫长的路途和万般艰辛,我们抵达了故土,最后辗转定居在俄南部的一个小镇上。我凭着在非洲部落学到的种植和养殖经验,以及一些古怪但还蛮实用的本领,用草药治疗个头疼啊、染个颜色啊什么的,来维持生计,在当地还成为了一个用当时的标准衡量学识比较渊博、受人尊重的人。
 
我和妻子没有养育孩子,但和镇上居民、孩子的关系都非常好。因为之前的经历,我一辈子都很胆小。日子平静得过去,妻子先我而离世。我八十多岁的时候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当地一个养牛的年轻人陪伴下,我安详得离开了。
 
(灵魂回溯)
 
伴随着易昕的召唤,我又通过了那个水晶球,离开了这个空间,回到了高山上宫殿的阁楼里。这里和刚才一样安宁,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我隐隐得感觉,这里有某种“存在”。
 
我的眼前渐渐出现了一团火焰一样燃烧的“能量”。它有某种通透的固体形态,有烟雾的感觉,但是流动不居,火焰一样燃烧,又有冰的质地,我能感到一些凉意。很难确切的用语言描述,暂且称之为能量吧。它通体是蓝色的,从下到上,颜色从紫蓝渐变为浅蓝色。
 
我跟着它往前走,“穿”过宫殿的大门。山顶架起了一座透明的、说不出什么做成的“长桥”,那头消失在茫茫白雾中。我跟着那团“冰火”走上桥去,穿过白雾,进入了一个蛋壳一样的地方。
 
蛋壳的中心长出一朵莲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蓝色的、火焰一样燃烧的冰雾幻化成站在莲花中、一位身穿白色长袍、挽着发髻的女士。她眉心有痣,慈眉善目。她说我是她的孩子。我俩对坐下来。我感到莫大的安慰和温暖,心中充满了平和喜乐(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谁,后来易昕说这是我的母体)。
 
随后,她解答了易昕替我提出的很多问题,关于生活和事业,关于与人相处,主旨是在当下积极乐观的生活,无数个今天积累到一起就是幸福的未来。对我上次前世回溯没有解决的问题,她给了我解释。这不是一个具体的答案,但是我非常明白她的意思,深深感激。她还用自己的能量,帮助我修复我身体的一些问题,包括我没有告诉易昕的问题:我的皮肤非常敏感,容易过敏,她帮我让皮肤变得“坚强”一些。
 
易昕问了一些灵魂世界的问题。
 
她的回答是:(灵魂母体的存在)
 
我是永恒,一直存在,存在于和地球不一样的异次元世界。小薇看到的那个蛋壳一样的所在,是我的栖息地。我的“本真”就是小薇看到的、她无法形容的蓝色的“冰火”。在这里跟其他“存在”沟通,不用见面,只要“想”到就能“做”到。
 
我的不同部分在不同的时空“轮回”,进行修炼。如果足够强大,他们重回灵魂世界后,会独立成“自我存在”。如果没有修炼到一定的境界,那就仍然和我合为一体,进行下一次的轮回。
 
她还说,易昕有一颗高贵的灵魂,可爱善良智慧,带有淡蓝色的能量光芒。在灵魂世界,她是长着翅膀的信使,帮助灵魂世界和人世间沟通,非常感谢。
 
在这个对话的过程中,“我”消失了。
 
后记:这次回溯跟上次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这一次我的守护天使是一条小金鱼,比较“呆萌”。不知道为什么,它除了绕着着我的手腕游来游去,基本上啥也没做。
 
其次,上一次回溯,我还有“当下”的自我意识。我一边回溯,一边还在暗自“评价”前世的经历,这一次的回溯中则只有“前世”的我了。如果说上一次我是在看一场不知情节的电影,常常感到茫然,不知要往何处去,要靠易昕不断的指引;这一次我则成了电影的主角,绝大部分前世的经历自然而流畅得涌现(易昕说,这是因为我和她之间已经有了默契,而且我这次接受的催眠比上一次更深)。上一次回溯后,我还问易昕一切会不会是我在暗示下产生的某种主观“臆想”;这一次,我深切得感到:他就是“我”。
 
易昕曾说,我能回忆起的前世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前世。上一次回溯,我是北宋年间当铺老板女儿,经历了波折的生离死别。“她”的一世给我很多启示,但个性上,我和她的共同点并不多。这一次回溯,我和俄罗斯男孩有很多共鸣,比如:比较恋旧,进入新的环境通常会比较抗拒、比较被动,适应非常慢;对待事物会有一点自己小小的“坚持”,就像他在非洲还非要坚持俄罗斯的习俗一样,不熟悉的人会觉得他有点孤傲;还有,就是胆小。“他”对我来说非常非常亲切。但两世的“我”都不孤单,生活在爱和关怀中,深深感恩。
 
最神奇到令我觉得是不是巧合的是:我小时候也曾因调皮掉进过水里去。我曾告诉过易昕,我做过很多有关水的、令我心生恐惧的梦。我记得最清楚的两个梦,一个是我爬到家乡的一座高山上,山脚下的湖水突然就要涌上来,将我淹没;还有一个是在梦中,我路过一片湖水,波平如镜,但我望着湖水就是感觉莫名的、巨大的恐惧,仿佛下一秒就要发生不可预知的灾难。后一个梦虽然没有发生任何惊悚的情节,但因为梦里深刻感到的那种恐惧,这个梦一直刻印在我的脑海中。是不是前世的经历解释了我今世的梦境呢?
 
前世回溯完之后,非常幸运,在易昕的指引下,我进入了“灵魂世界”。灵魂回溯一开始,我还有“我”的意识,当易昕问“你想对你的孩子说什么吗”时,我还强调了一下“她说我是她的孩子”。
 
后来随着对话的展开,“我”消失了。我对这段对话的印象跟前世回溯相比,是很模糊的。但回听录音,我从易昕和“她”的对话中学到了很多,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最后,感谢易昕,祝愿你的事业越来越成功!All the best wishes to you!
 
***************************************
了解小薇的第一次回溯历程,点击链接:穿越时空,经历过去 预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