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前世回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回溯&能量解读案例 > 前世回溯

法国的玛格丽特

发布时间:2015-04-27浏览次数:
新月的回溯非常清晰,前世的她叫玛格丽特,生活在法国的乡村小镇。让我们一起跟随新月的叙述,开始一次神奇的前世之旅。
 
*********************************
新月的感受分享

古老的法国一家五口幸福地生活在小镇上,他们经营着一家小裁缝店,母亲缝纫、父亲管理,三个女儿都健康可爱。大女儿叫玛格丽特,她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妹妹,玛格丽特,就是我。

我之所以知道这是我的名字,是因为在催眠中,一家人正围坐在放着烛台的餐桌边准备晚餐,场面如此温馨以至于我记忆了整整一辈子,此时那世的父亲突然叫我的名字,于是不可思议的是,刹那间,催眠中的我竟然痛哭不已。这种感觉特别强烈,就好像在沉睡的灵魂深处,你猛然被可亲的熟悉的声音唤醒,然后恍然间找到了你自己,也许就像回家,当你推开门,一眼便看到那些久违重逢的人,五味杂陈的沧桑和感慨,超越了时空,你的灵魂被看到,然后被安抚,温暖又感动。

 
这种美好没过多久,父亲感染了肺炎去世,一家人沉痛伤感,我开始向母亲学习缝纫、裁剪、制作衣服……和母亲一起挑起了生计的重担,我制作的第一件衣服,在展示在店里的当天就被镇上的奥维小姐(她的名字也是催眠中脱口而出的)购买了,这让我很开心,从此奥维经常光顾我们的店铺,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我也会常常带着妹妹们去奥维小姐的家里和她一起玩耍。

好景不长,双胞胎妹妹中的一个小家伙也感染了肺炎(这是当时的一种致命的流行病,后来我也查了信息,的确有过一段时期),母亲不愿看着她像父亲一样死去,就带她到远房亲戚那里去进行医治,那里的亲戚愿意给我们一些援助,于是她带着患病的妹妹离开了,留下我和双胞胎的另一个妹妹继续惨淡经营着我们的裁缝店,生意很难做,因为我们镇上新开了一家布料裁缝店,他们有蕾丝,蕾丝便开始盛行于当时的夫人和小姐们。

奥维还是经常来买我做的衣服,可是我发现她好像从来没有穿过,她的衣柜里,我做的衣服都封存着,后来我质问奥维小姐,她才告诉我实情:我是她的朋友,她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帮助我。我愤怒极了,这种努力维持的自尊一下坍塌了,回到裁缝店,我抱着妹妹,想到杳无音讯的母亲,想到生活的残酷,决定关闭裁缝店,去做女佣。

当然,负气中,我和奥维小姐,也断了联络。我做工的这家夫人一次去参加晚宴,让我随行,我见到了奥维,于是两人冰释前嫌,她希望我能去她的家里,即便是做女佣,也和她在一起,可我是有尊严的(不想被怜悯)便拒绝了她。在返回的马车上,夫人问我怎么认识奥维小姐,我如实相告,她在以后的日子便比较开恩,允许我晚上回自己家住,方便照顾妹妹。

后来,我认识了奥伯特(他是夫人的一个亲戚,父母都去世了,留下了一些财产给他),他是一位名不见经传但对诗歌狂热的诗人,我们相爱并结婚,我们依旧住在原来裁缝店的家,可我每天都生活在浪漫和诗歌中,奥伯特经常为我写诗,为我朗诵诗歌,这一切都令人陶醉和美好。他成立了诗社,经常在家里组织诗社的成员一起讨论诗歌和艺术(用现在的话就是“文艺青年”),我的妹妹,与诗社的一名成员相爱,他们最后结婚了,生活美满。

但,奥伯特对诗歌的热爱和专注并没有为我们带来丰盛的财富,我们确实在坐吃山空,直到我生育我们的第一个孩子阿尔法,生活已经变得艰难。奥伯特的状态变得很不好,现实和理想的冲击让他失去了锋芒和热情,他变得消极、颓废、不堪一击却又骄傲和自负。艰难的时候夫人也不肯伸出援手,奥伯特开始酗酒,最后在酒馆被打,没多久便去世了。

我还有小阿尔法要照顾,不能再去做女佣了,在走投无路下我给奥维小姐写了信,告诉她我的困境,几天后,她把我和小阿尔法接到了她的家里一起生活,名义上我是她的女佣,可现实中,她的家人像女儿一样照顾我,我感激他们,但却一直告诉自己别忘记自己的定位,别忘记自己的尊严,不能受人怜悯,要记住自己的本分,所以那世的我,有意和奥维一家人保持一点距离。

再后来,奥维要结婚了,这意味着她要搬走,那天她问我是否愿意和她一起过去,我沉默了。因为我并不是一个人,还有阿尔法,如果我过去,我们生活都不习惯或者另一家人将如何对待我们?奥维成全了我们,让我们继续留在她的娘家,但她经常回来,我们还像小时候一样谈天说地,听她的生活趣事。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当阿尔法长大一些,奥维家请了一名家庭教师,专门给他上课,这让我感激涕零,他们一家不仅收留了我和阿尔法,甚至把我们当做真正的家人,现在阿尔法也能像贵族少爷一样,拥有自己的家庭教师进行学习,将来不会去做男佣,也许会成为一位绅士,我还能再祈求什么呢?

生活简单又平静,我也开始创作诗歌,我活在自己的精神里,安度一生……临死前,我躺在躺椅上,一手拉着成年后英俊、体面的阿尔法,一手拿着我毕生最珍爱的诗稿(自己的,还有奥伯特的),看着阿尔法美丽的妻子,安详地去了。(今生我也热爱诗歌,经常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死后,我穿越时空,去寻找母亲和妹妹的下落,看到那个患病的双胞胎之一在母亲的哭声中死去,母亲悲痛过度跳河自尽了……惧怕分离,我今生就是这么惧怕分离,前生与父亲的分离、与奥伯特的分离、与母亲的分离、与妹妹的分离……每次分离都是痛苦的开始,所以这样的恐惧也带到了今生。
 
一切都像梦幻泡影,也许有些人,我们今生重逢,也许有些人,我们今生错过,但我坚信你们都去了更美好的世界~
 
感恩所有心痛,感恩所有心动,我不是玛格丽特,我是玛格丽特,真的不重要了……
 
谢谢我的指导灵们,谢谢所有第七维度的光之存有们,灵魂想要回家,而且风雨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