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前世回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前世回溯案例 > 前世回溯

叶子的回溯之旅

发布时间:2019-02-08浏览次数:
  我舒服的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伴随着催眠师的引导和舒缓的背景音乐,我看到了山坡、树木、果园,很高的参天大树,相比参天大树我是那样的渺小。

 

\

 

    

    我穿着花色的衣服,头戴浅纯色的头巾,我一只胳膊揽着树,快乐的从这棵树,转到那棵树。接着我看到了隧道的样子,我像火车一样快的速度,行驶在这条隧道上。

 

场景一

     伴随着引导,我看到了一个平静的湖面。岸上有人家,湖里有一条船,一个老人在躬着腰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撑船。接着我看到了草地,山坡,圆顶的泥房子。草地上有一克粗粗的大树,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树边玩耍,他长得圆乎乎,穿着白色的小褂,特别可爱,我感觉那是我的儿子,接着我走进泥房子里面,房顶是圆拱形,泥嵌着拱形的竹子(有大约8根竹子从圆形屋顶中心放射形排列)搭成的,里面陈设很简陋,有饭桌,桌上有几个碗。

 

\

 

    我走出屋子,看到院子里有个壮年的英俊而健壮的男子,穿着干净的白色长袖,卷着袖子,腰上系着布腰带,一副农人的打扮,他正在忙着什么,我知道那是我的老公,也是我现在的老公(虽然模样有差别),我感觉现实中的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我隐约看到一个健康壮实的成熟女子,穿着碎花衣服忙里忙完,我知道那就是我,接着我看到很大的牛棚,有二三十头牛,有一头牛想冲出牛棚,我也跟着出来,看到了外面是西藏的房屋和景色,我看到很多鸡,是我饲养的,它们正在下台阶去觅食,我觉得很祥和很美好。

 

    这时候我看到军队来了,从村镇中间的宽宽的路上闯过去。我们住在山坡上,看着军队,穿过村庄。接着我看到红色的大门,院子是一人高的泥墙,离我的家很近,这是我的邻居,但我并不觉得羡慕或嫉妒,因为我的生活平淡而幸福。接着我们拖家带口,推着独轮车, 好像要去一个什么地方,也许是在逃难……

 

场景二

\
 

我看到了海面,一艘小船坐着20来个穿着破旧棉衣的农民,船在海里行驶,我突然回到了现代。深蓝的海水,有几架先进的铁架耸立在海水里或岸边,我站在一艘军舰上,快速的向前行驶,乘风破浪。这时候刚才看得的载着20来个人小船出现了,跟在军舰的右后侧,向前驶去,我不知道要去哪里……

 

场景三

伴随着引导,我看到了一个破败的建筑,只剩下建筑的框架,还有一些残缺的红砖墙,一个穿深蓝色类似中山装的男子,聚精会神的看着墙壁,他是一个考古学家,是我这一世的爱人,还是我自己,我分不清楚,恍惚记得感觉第一念这个男子是我,紧接着我认出他是我的爱人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

 

\
 

我站在建筑物外面默默看着他的侧影,我也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我身材欣长。我看到火车站,绿皮火车,我知道我们要分开了,我看见火车穿过两山之间的架在空中的铁路,向下望去有轻轻的雾,浓密的绿树,很美,我坐在火车上向深山里开去,这一世,因为工作我再也没见我的考古学家的爱人。

 

场景四

伴随着引导,我又来到了一个比较旧的红砖房子里,有一个大院子,我正在院子里晾床单,我穿着一件格子的上衣,屋子里有一个男孩是我的儿子,然后我又看到了一个梳着两个小辫子的七八岁女孩,她是我的女儿,催眠师引导我:你的丈夫在哪里,长什么样子,我看到了穿白色军装的男子,看到坦克,我说:他正在演习,很忙不能回来我带着两个孩子在屋里的圆饭桌上吃饭。我看到孩子们长大了,穿着军装去一所大学上学,我的女儿二十岁,梳着两个辫子,青春洋溢,回头冲我笑着,我看到我的丈夫在一个地下的工厂,做着保密的工作,虽然地位不低,但是条件艰苦,也非常辛苦,我留着眼泪说:他太苦了,太苦了
 

\

 

 

这时催眠师说:请你想想你这一世有没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事。我看到了红砖建成的新房子,有院子,我想这应该是我这一世开心的事吧。催眠师继续说:请你来到你临终那一刻,不用害怕,我会请你的白衣守护者守护你。我看到了白色二层小楼,建筑很好,我躺在床上,没有别人,但是我很安详,我知道孩子们在忙着上学,老公也很忙,我也许并不希望他们看到我临终的样子而伤心。随着催眠师的引导,我觉得我的灵魂从身体上部分飞出来,是个闪着黄光漂亮的莲花形状,我浮在空中,看见白衣守护者站在我的右侧,我躺在一张白色单人床上,我瘦长的身体盖着白被子,大约50多岁。

 

场景五

伴随着引导,我看到了船,船上有很多士兵,喊喊杀杀,这是在三国时期,我不是很开心,皱着眉头。跟着引导我似乎到了秦朝,很多秦军,还有兵马俑。

 

\

 

    继续跟着引导。这时候我看到原始部落,看到了一个健壮模样有些清秀的男子,他裸露着上身,结实的肌肉,背着箭,拉弓瞄准前面不远处有着大象图案的圆形的图腾的建筑,那是一个神坛,我射出两箭,射中头部。有一秒看到建筑有部分被射中掉落,但是很快只看到箭向黑色浩瀚的宇宙飞去。我不知道神坛怎么样了。然后我回到了一间圆顶的帐篷,里面富丽堂皇,我是个王子或者贵族,我的年轻的俏丽的妻子迎接我,穿着波斯人的衣服。我倚着靠垫半躺在地毯上,吃着葡萄。我知道外边正在进行某个庆祝活动,我的子民们很开心,有一个圆形的建筑物,门口是一个大象头的造型,镂空效果,由橘黄色灯带组成,大家欢天喜地通过象头走进建筑物里面,里面有凳子和各种食物。

 

    我还是在屋子里半躺着,看着我的子民们,他们开心,我就很开心。催眠师说:你看看你这一世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我看到我穿着盔甲站在高处,也许是城墙,带着我的士兵,下面有很多士兵涌过来,我想我们应该在带领士兵抵御敌人的进攻。在引导下,我看到了老年的我,一个白发白冉,温和圆润的老人,有年轻的侍女照顾我,我因为散发着慈爱的光,她们都很喜欢我,乐意接近我。催眠师让我看看这一世我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我看到一座城池,里面很多崭新的房屋,房屋上面是圆球形状,顶上竖起高高的尖,这是我给子民们的安定繁荣的生活。催眠师让我来的临终那一刻,我这辈子没有子女,两个侍女陪着我,白衣守护者站在我的左侧,我看到一团金黄色光从头部飞出,上面托着类似房屋的圆球顶,飞到屋子的上空,没有痛苦,很安详。

 

疗愈身体

催眠师请我的守护者疗愈我的身体,先看看我的心脏,守护者看到心脏是浅红色,瘦长不饱满,后侧血管是白色的,催眠师请守护者疗愈它,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疗愈,觉得它太弱了,需要强壮起来,催眠师问怎么让它强壮呢,我(守护者)说:她需要锻炼,需要跑步锻炼。接着催眠师请守护者看看我的头发怎么样了,因为头发很早就白了,我(守护者)看到粉红色的头皮,上面一根根白色的头发,然后从发根到发尖,逐渐由白变黑,我说头发已经黑了。接着催眠师,请守护者疗愈我的甲状腺,我看到甲状腺的一个面,面上沟沟回回上有黑色的物质,然后守护者将这些黑色的东西清除出去,穿过身体到虚空。

 

\

 

催眠师继续说,她说她头部经常不舒服,请守护神帮忙看看,我看到后脑枕骨的位置有个蚕豆大的圆石头,在催眠师的引导下,守护者将石头托出身体。催眠师说,你看他这一世为子民做了那么多好事,请你帮帮他,让他的身体更好,我的灵幻看见守护者站在我躯体的右侧,很快我的躯体的头发胡须都变黑了,身体变年轻了,变成了穿蓝色衣服的年轻王子。催眠师说他这一世没有孩子,请你帮他看看,是否有什么问题,请你帮他变得更好。

 

我没有看到什么问题,只是看到变年轻的我的身体像做滑道一样,被拽走了,然后从不远的另一个出口出来,我看到这个身体,蒙着白色光辉一样,面容更加白皙了。催眠师说:谢谢白衣守护者,请在看看他的身体还有什么需要疗愈的我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一艘小艇,里面有一条类似鲸鱼的动物,不停的拍打着尾巴。于是说,他的脚需要疗愈。催眠师请守护神治愈它。

注:我(守护者)这样表示我分不清到底是我自己还是守护者

 

催眠师与白衣守护者对话
 

    催眠师说:请你帮我问问你的守护者,我想和他进行对话,问几个问题,可不可以我看到守护者依旧背对这我的灵魂,站在我的躯体的左侧,催眠师问:守护者请你帮我看看,她抽的卡牌中有一张中间的图案是黑色的绳子,四边有四个强迫的词,我想问问这代表什么意思我(守护者)说:那是对于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执着,像绳子一样套住自己”(我感觉声音是低沉,而我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很奇怪)

 

    那么我在问问守护者,她抽的卡牌有一张是有个医生蹲在一个人的腿旁,他说那个医生是他的老公,我想问问真的是这样吗?我(守护者)说:是他的丈夫,但是家里的不健康是他的老公带来的催眠师:那请问她该怎么办呢?”“她只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我(守护神)说。在请问有一张卡牌说她本身自我疗愈,也可以疗愈他人,请问她如何学习而做到呢我(守护神):她本身就有这个能量,她只要恢复到她最初的状态就好了,她快了,快恢复了。催眠师:那么再请问有一张卡牌是一个演讲者,这个是什么意思我(守护神)压低的低沉声音说:她是的,她本身就是”“她要演讲哪方面的内容呢催眠师,这时候只看到眼前一个菩萨闪着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