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前世回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前世回溯案例 > 前世回溯

前世回溯:情何以堪

发布时间:2020-02-05浏览次数:
悦儿是我的好朋友,比我小二十多岁的好朋友。她的文笔惊艳,她的前世哀婉。看完她写的前世回忆,我的心里只有这几个字:情何以堪......
 
前世回忆​
 
        我年逾古稀,身子日渐虚弱,时至今日重病缠身,终日萎靡于床榻之中。近来想着自己寿数难长,便在有些许力气时起身动动笔墨,记录我曲折一生中的难忘之事,算是给这世间留些痕迹吧。须要一提的是,我本是寂寂无名之辈,不值得诸位的纪念,所以请诸位看看便罢,不必挂怀。
 
      几十年前,我尚是一个稚嫩少年。那时年少懵懂,又学无所成,便一腔热血地想着靠闯荡江湖闯出一些名声。爹娘爱我如命,自然不准,可我冲动之下哪里懂得爹娘的一片苦心?于是我便擅自偷偷地离家出走,四处游历,发誓非要闯出一番天地才可。
 
  那是一天徬晚,天色渐暗,暮色西沉。我如往常一般步履拖沓地行于路上。约莫一刻钟,我途经一饭庄,正值走得疲累,又腹中饥饿难忍,便欲坐下歇息饱餐一顿。
 
  正值此等时刻,一伙恶霸从我身前身后猛然窜出,气势汹汹向着饭庄来了。恶霸以欺人夺财为乐,早已臭名远扬,威慑四方。店内掌柜畏之如虎,早已抱头鼠窜,唯独我木呆呆伫于原地——我初入江湖、涉世尚浅,哪知此等恶霸之危险?
 
        那恶霸动作极为迅速,一通乱棍交加,饭庄便面目皆非:木桌颠三倒四、木椅七零八落、鲜血四处飞溅,好一副凄惨景象。那抱头鼠窜之人倒于不远处,死状触目惊心。我此时才反应过来要逃,却已被恶霸团团包围。我这蠢才!恶霸眼中凶光毕露,直勾勾的看得我魂游万里,魄走三千。我惊慌失措,心中叫苦不迭;见得棍棒挥来,只得认命般紧闭双眼,等待命丧黄泉。
 
  就于我闭眼等死之际,意想不到之事发生了。倏忽间,一阵清风携着淡淡幽香从我身前掠过。我惊睁双目,见一抹白影立于我与恶霸之间。白影之快比恶霸更甚,只听得一声清脆剑鸣,恶霸便被击退。再看那伙恶霸,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如见极其可怕之物般。我顿时瞠目结舌:恶霸体壮如牛,面对此白影竟一改凶狠之色,仿佛吓丢了魂儿。这白影是何等高手?而那伙恶霸早已于我呆愣之际逃之夭夭。
 
        随着那恶霸窜走,那白影也收回长剑,徐徐转过身来。我这才看清其模样:原来是位女侠,眉同细柳,眸似清水,肤若白雪;千缕青丝如瀑布般垂下,一袭白衣如轻烟般飘曳。她看我一眼,便如同惊鸿一瞥,仿佛来自仙界的清冷月光降临人间,令我如痴如醉。那时我尚不知:只此一眼,我便将后半生都随了去。

“谢大侠救命之恩!”我从痴呆中幡然醒悟,急忙跪地向她磕头谢恩。她垂首看我,不笑亦不语。我抬起头,见她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之色,不由得感到些许尴尬。
“不必。”良久,她终于发话。声音娓娓动听,却依旧一副冷淡语气,听得我尴尬更甚。我不知说些甚么,只顾痴呆呆看地面。女侠见我不言不语,终究不再看我,转回头去动身要走。
“大侠请留步!”我见她即将离去,自然心急如焚,不禁高喊一句。现今再忆起,真不知勇气何来。“大……大侠,”她回头,一双美目冷若冰霜,看得我战战兢兢。我早已忘记我胡言乱语了些甚么,只记得其大体:“您保我小命,我不胜感激……我已无处可去,我此命已然属于您!我虽无能,但我将誓死追随您!”我支支吾吾却只憋出只字片语,羞得我面红耳赤、头晕眼花、完全不知所云。
 
        未曾想到,下一幕便喜得我魂飞天外。女侠听毕竟再度回首,虽朱唇依旧紧闭、目光依然冷淡、可神情却好似柔和了些。她蹲下身来将我扶起,一张绝美容颜离我近在咫尺。我强作淡然,内心却惊喜得乐而忘形——以致将那之后她说了些甚么全然忘了干净,只心无旁骛的回味着她的花容月貌。此刻忆起,不禁笑自己的痴了!
 
        自那以后,我便一直随她左右。岁月流逝间,我愈发爱慕她——旭日当空时,我念着她;星汉灿烂间,我亦念着她。练武、行路、休憩、寝食;无时无刻不想着她,无时无刻不在念着她那动人风姿。她一顾一颦皆在牵动我心绪,她真是令我魂牵梦绕了!我愿为她上刀山而下火海也!
 
        至于她——她虽总是那般冷若寒霜,但待我却是丝毫不差的:教我习武、领我游历,她样样尽心,甚至从未拒我之需。我便暗自以为她愿与我两情相悦,不觉间飘飘然了;尽管我如何努力都难以搏她一笑,尽管她目光常含冰冷,我亦宽心了!然而现今想来,那皆是错觉,尽是异想天开罢了!可我当初就是那般执迷不悟,直至最后那日方才察觉!
 
        那日正值初春时,白日映水面,柔光盈满;清风拂柳浪,碧波荡漾。我二人坐于西湖畔一小亭内。她坐于我身前,背对于我;我立在她身后,面朝向她。她依旧是那副冷淡语气,叫我莫要再跟随她,叫我远走而高飞。我顿觉惊愕,悲痛不已,强忍泪而问为何。而她,无论我如何焦急询问,都默而不答。
 
        那时我才大梦初醒:她从未对我有情!救我,只是偶然经过;收我为徒,只是一时心慈;教我武功、尽心照料我,也只是尽师徒本分。回想起初遇时那所谓柔和神色,恐怕也是我的错觉!我何等之苦啊!一味痴心,一味思念,却求而不得。
 
        我望着身前她孤寂的背影,痛苦之情难以言表。而她,始终未回首看我!我不禁潸然泪下,再也无法口吐一言,只得最后望她一眼,心不甘而情不愿地黯然离去。更令人悲痛之事尚在那之后:数载后我辗转听闻,她负了重伤,染上重疾而亡!每每想至此处,便觉痛煞我也!
 
        至今几十载过去,我始终不能忘她。她之容颜、她之身形,犹如烙印刻于我脑海,久久挥之不去。我终身未娶。几十载来,我日日忍受思念之苦楚,多次欲诉之而后快。可我独行多年,仰面告天天不语,低头诉地地无言。如今我恐不久于人世,临去之前有此机会,写下我一生最为难表之苦闷与牵挂,余愿足矣。
 
        写至此处,就此止笔,不觉已泪流满面。
 
 (悦儿,谢谢你,谢谢你的文章,谢谢你终于愿意把你的心情感受写给我,谢谢你的故事,谢谢你的前世回忆。谢谢你,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