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前世回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前世回溯案例 > 前世回溯

“天神”的心灵疗愈

发布时间:2014-11-28浏览次数:
林烨学医,但却不想从医,他对自己不自信,对未来举棋不定。他是个有才华的年轻人。他说自己平时喜欢写写酸文画些画。当他把素描拿给我看时,我深感意外。在我这个不懂绘画的外行人看来,他的水平称得上专业。我问他学画多久。他说自己从未学过画,开始画画只是四五年前心情波动时触发的偶得。
 
回溯一开始林烨直接进入了能量世界。他的能量世界是玉皇大帝的天宫。(我想很多朋友都会对能量世界感到好奇。我建议大家去读读《赛斯资料》。赛斯在书中说,能量世界可以以各种面貌呈现给不同的个体。如果个体今生信仰天堂,能量世界的存在就会扮演上帝和天使,构建天堂的景象;如果个体熟悉奈何桥,想喝孟婆汤,能量世界的存在就会建起桥递过汤…… 能量世界会用个体最能接受的方式传递能量和爱的信息。)
 
林烨的能量修复是在“天神”的帮助下完成的。玉皇将他变成萤火虫放在掌心,告诉他,他有无限的能量,是他自己限制了自己。我这个“旁观”的催眠师只好请“玉皇”给林烨指导,让林烨可以强大。“玉皇”于是轻蔑地将萤火虫(林烨)扔到地上,回位落座。
 
催眠中的林烨告诉我,他(萤火虫)看着玉皇,感到愤怒。在怒火中,他变成了巨人,站在天宫的中央,力大无穷。然后,在他身边的天神们都笑了。
 
我在心中叫绝。“天神”的心灵疗愈太有力量了。这样的成长,太有说服力了。我这个尘世的凡人真的很佩服能量世界的能量修复方法,也很庆幸自己可以有机会见证这一切。
 
废话不多说,一起看看林烨写给我的信,读读他身心能量修复的感受。
 
******************************************************
林烨的来信
 
(我引导林烨进入一个让他舒服的场景中。)让我舒服的地方是一个很素雅的书房,面积很小,但有一个巨大的窗户,没有屋顶。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床,靠着窗户,一个落地台灯在床头的位置。脚下是贴墙的书柜。

当你让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有那么一段儿我感觉是自己看着自己躺在床上的,然后到白光的时刻我试着转变成躺在床上的视角。当守护者出现时,先是一条典型的中国龙,抵住我的右手,然后是一个女人的形象,非常模糊,在后来遇见观音菩萨时化为一个类似观音的素色白衣形象的仙女,长发而没有发冠。

从书房离开的时候感觉到了非常明显的旋转,我脑子里想着我离开了,但是对于自己要遇到什么并没有准备,有些恐慌,构建书房的感觉和出现下一步的感觉有一些错位,这里可能有阻抗,我是按照某种逻辑联想到了天上,如果这个时候说前世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不一样。
 
有一种想法是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类似“内心圣堂”的地方,然后它就以一种自己最熟悉的西游记的场景出现了。记忆里的素材在这时有些跳动,开始还有些否认这个选择,但是想到你之前提到那个感觉很乱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情况我就抓住这个形象进去了。
 
之后的想象就越来越流畅一些,熟悉的南天门、天宫的形象都出现了。进入大殿没有过程,就像倏忽一下就进去了。我的守护者立在我两旁,我是古代布衣形象,玉皇大帝身着黄袍坐在正中,仙班各列左右。在对话前后存在的阻抗是我觉得这些想象有些俗,并且站在一个受审视的位置,我的视角完全是第三者视角。
 
我带着自己的痛苦,他们却像看老朋友遭殃那样幸灾乐祸,他说我是他们的一员,我觉得骄傲但是同时存在第三者视角judge自己,觉得自己是太自大了,这种幻想不是少年时的幼稚想法么?但是我没有太管那个声音,提到我的任务时我感到自己被感动了,非常强烈的情感在里面,只是那个评判的声音把这个视为一种惺惺作态。但是玉皇大帝和仙班们都好像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和发出这个声音的我。
 
玉皇大帝走过来,推掌触到我的肩,我的身体像雪一样散了,一种有一块发亮的大雪花是我。他用手捧起我来。很奇怪,这时我的视角变成了玉皇大帝。自己看着小小的自己,说:像萤火虫一样,太小了。
 
那个像萤火虫一样的自己像小时后看到的花仙子的婴儿形象,哭闹,卖萌。然后视角转换,玉皇大帝将我扔在了地上,拂袖回到自己位置,我感到愤怒后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巨人,像山一样,我手里还有一个大棒子,但我不知道自己是要攻击什么,感觉自己不敢动,觉得轻轻一扫这里就会颠三倒四。
 
就在我变大后有些茫然时,他们抚掌而笑。他们说你根本不小,你是害怕自己的愤怒才变小的,觉得这样不会伤害到别人,所以要会控制住自己,既不能那么大,放任自己的能量,也不能缩那么小,什么也做不了。在这个时候我有明显情绪波动,几欲落泪。
 
关于如何去做,怎么面对现实,怎么面对选择,我被告知要做自己,我并不是要物质,而是他人的认可。做好自己自然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善意可以转化为物质。物质是身外之物,善意的灵魂之间是可以相互给予的。善良可以感受到匮乏并将物质进行输送。但是贪婪会阻断这种输送,贪婪是一种恶,要警惕贪婪。
 
之后就是他对我的治疗,他一挥衣袖,雷公电母从我身后接近我的身体。他们用他们的大锤和电叉在我身上披凿。我的身体像石块碎裂开来,露出普通大小的金身。他再一挥衣袖,于我穿上护身的道服,似乎就可以让我走了。我突然想要金箍棒,好像我是孙悟空似的,但是他只给了我一支笔,告诉我不要伤害别人,要教育别人。
 
根据你的引导我去看了自己的未来,但是我似乎不愿意多看。我在给别人做医学相关讲座,晚上在写书、画画,情节都是gif图像式的。不过谈到感情生活画面会再模糊一些,我觉得这些画面很大程度上跟自己从现实出发的观想相关,没有完全放开自己,我觉得不太舒服就停止了。
 
后面的治疗部分是和自己接触的中医理念的一个想象延伸,肝气郁结和湿气下注,但是治疗的情境还是让我感到很轻松。
 
遇到观音菩萨时让我吃惊而感动。我们家和观音菩萨渊源很深。我的奶奶和父亲都在梦里见过她。她的赐福和那个女性形象的保护神的显形让我非常震撼。如果我还对玉皇大帝的形象有所疑虑,她的出现无疑是超出我的,我感到了来自非我的超验的关照。
 
关于前世回溯我的内心阻抗较为强烈。出现了被霸王龙咬脖子时一个植食恐龙的形象,还有一艘宋朝海船反复出现,背后是崖山海战的场景,但是崖山海战好像是明朝的事情。还有小白鼠的形象……非常纷乱,我没有进入的兴趣。
 
这时阻抗体现的较为强烈于是我描述这个干扰的声音。但是我所在的情景给了这个声音一个位置---黑色、在身后---化为黑发---因为现实感的属性而成为一种桥梁---关于世界的构造、生死和本源的形象依次出现。这种感觉就像想象力插上了翅膀,或者感觉自己的感知跟不上创造的节奏,完全进入那种只要去看,就有,而不会先有一片混沌的感觉。这个本源的任务是改造、创造这个世界。

我醒后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一场战争。自己是一个战士,善良的战士,爱的战士。虽然没有看到敌人的样子,但是我感觉这似乎是一种对物化、对荒蛮的一种反抗。这段想象里我感到这种通过发束的互相吸引的感觉很神奇,自己被母亲和父亲的发束牵引,自己也有头发连着父母,互相形成联结的纽带,温暖而亲密。
 
努力行动,好好生活,珍惜身边的人们,去付出,去表达,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