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前世回溯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前世回溯案例 > 前世回溯

原始人与外星人的相遇 —— 兰欣感受分享

发布时间:2014-11-01浏览次数:
下面你会看到的是兰欣写给我的信。很感谢她愿意在回溯完成后写邮件给我,分享她的回溯感受。经过她的同意,我将原信记录于下。你会这里看到整个回溯过程中,她的心灵历程、情感体验、回溯后的问题和疑惑,以及我对她的疑惑给出的解释。

************************

兰欣的信

 

朱老师:下面是我写的一个总结和一些感受。

 

刚开始进入追溯时,我好像看到了一只白鸟,然后看到了一片荒原,我站在崖顶上。眼看天阴风雨要来了,我找一个洞躲雨。但是后来发现,洞里有其他“人”,与其说人,不如说是原始人。有一个穿着动物皮毛,但是头上用红绳绑的发髻的一个男的一直在看着我,没有说话。他和他们在围火取暖,在烤肉,他们没有驱赶我,也没有排斥我,反而给我一个衣服保暖和食物裹腹,但是我对他们的感情似乎很疏离。

 

我好像看到了外星人,类似于“石头人”,高大、头部和面部是 那种有棱有角的,很平整。虽然巨大,他们却很慈善。(他们的样子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此时醒来的我回想他们的样子就像复活节岛上的石人和宫崎骏电影中那高大但慈善的机器人的合体,类似于这种。附图)

 

而最让我惊讶的是,当我回想见到他们的情景时之一,我是一个4、5岁的孩子模样,欢快的奔向他们,没有任何理由的,觉得他们极其亲切,非常的亲切,见到他们我是那么高兴,久违了的感觉。我对他们是如此如此的想念,想念至极,我见到他们是那么那么开心。开心的哭了。

 

我说不清楚这种缘由,催眠中也没有看到前因后果,只是觉得,虽然我的身形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人类,他们是巨人,但是我和他们的心灵要近得多。然而我和同样和我一样的人类感情并不深厚。

 

这种差异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却极其真实存在着。

 

中间好像进入了欧洲,不知为什么,身上的衣饰我了解,男人的头发、发绳我似乎都能看的明白,但很对于人,我觉得自己似乎看的并不那么真切。我看到了我作为一个贵族小姐的一生,看到我爱一个男人爱的深切,也看到一个男人爱我爱的真挚,但是我却失去了我爱的人而无法用心去爱爱我的人。这一生我在教堂里看到了死亡的男人,那个严肃的面孔我觉得熟悉,但却并不觉得悲痛,似乎感情还是有些漠然的。在我老去死亡的时候,在我的床边,我的儿子、女儿和牧师在我床边,而我虽然依然看不真切每个人,但是似乎觉得那个儿子的感觉别样熟悉,似乎很像我现在的一个异性好友,不知为什么,我们相识于十年前,自那以后,总觉得他像我家人一样,而事实上我们没有任何除了同学这个关系之外的交集。

 

脑子里很多信息,也闪过很多片段,我还记得我看到一个宋代似的女子挽着发髻,带着耳坠,俊俏的面孔,小姐的装扮,脸上有一种凛然之气,一闪而过,也有法国警察在往河里倒东西这种说不上为什么的情景,还有其他骑马争执和大船沉没的片段,有时信息量太大脑子觉得很痛。......

 

到最后的时候,在老师的引导下,我看到一个白发白袍的老人。一见到他,现实中的我在哭。然而,在催眠中,这种哭是来自于一种深深的理解,好似这位老人懂得我有多苦,并且这种哭似乎并不是在催眠中的我的在哭,而像是那个老人感到的心痛和对我痛苦理解时我的某种感应似的哭。哎,有点说不明白这个哭到底是谁在哭了。他讲了很多话,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我不是她的守护者,我是她的同行人”。他可以部分解释我看到的事情,但也没法解释我看到的所有情景,他似乎觉得他也帮不了我,或者说没到时候。他试图去解释和证明他的存在,但是他发现他解释不了,他不存在于我的脑子里,也不是存在于地球上和外星中我们所理解的维度里,但是他有他们的空间,安逸、洁净、祥和、茫茫的白色。他说了很多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在我看来似乎并不显得很像一个智慧老人无所不知似的。后面其实我也很担心那些话是我在说而并不是他在说,也很担心他是另一个我而已。但是,我似乎又隐约觉得他不是存在于我脑子里的。

 

朱老师,很感谢这次您帮我做的前世回溯,但是我依然有很多不解的地方。回来后,我又听了录音好几次,但是我都没有发现有我不记得的地方,好像全程我似乎都是保持清醒的。我之所以感觉时间就是1个多小时是因为我没觉得我停顿和沉默的时间有那么长。但是我也知道,我对于那些外星人的亲切感是相当真实的,不然我不会哭的很厉害,对于欧洲那段我则在想,到底是因为我因为看欧洲的历史剧导致我不自觉的有了这样一个解释,还是这些东西是真的才有了我现在的喜欢,先有鸡后有蛋还是先有蛋后有鸡呢?

 

当然,我对这方面知之甚浅,也希望您能回复解释一二。
 

 

************************

我的回信

 

兰欣,非常感谢你的感受分享!

 

我会把你所有的文字原文发在我的网站和微信文章中。另外,我摘录了部分你的回溯实录,形成了文字,也会作为另一篇文章同样放在网站上和微信文章中。两篇文章一起,会让大家了解回溯的全貌。

 

关于你的问题,见下:

 

- 问题:你对白袍老人不太确定的感受,我有一个非常好的美国重要通灵人珍·罗伯兹的故事和你分享。

 

解释:首先,介绍一下这位珍·罗伯兹:珍·罗伯兹(Jane Roberts)生于纽约,是20世纪最重要的通灵人之一。珍除了是赛斯书的作者外,还著有十余本小说、非小说、诗歌等作品,风行全世界。珍通灵的赛斯是一位现已不具形体、居于多维度实相中的灵性导师,从1963年开始,赛斯借由珍口述,并由珍的丈夫逐字记录赛斯资料。这些资料被认为是新时代运动的基石,目前保持在耶鲁大学图书馆,被西方誉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全面的修行体系。赛斯书探讨的范围涵盖了心理学、超心理学、医学、物理学等,都是最具原创性的观念。

 

珍在最初通灵赛斯时和你当天回溯有着类似的感受。当时她用了一种美国灵应盘的工具,通过工具的转动指向文字,和赛斯沟通,得到信息。慢慢的,她不用通灵盘就可以提前在心里感知赛斯的信息。最后,她终于实现了直接口述赛斯的话。也就是当天你的状态。

 

而接下来我摘录珍书中的文字,记录了她刚刚开始在心里感知到赛斯信息时的疑惑和不确定。这些感受都和你的感受类似。

 

摘录如下:...... 我开始在指针完成一句话之前,就知道整段话要说什么。同时,我变得不耐灵应盘的缓慢过程。罗伯(珍的丈夫)必须停一下,写下他的问题,然后把他的手指和我的手一起放在指针上,等待答案拼出来,之后再停下来写答案。这花了不少时间。

 

虽然指针拼出了我在心理层面接收到的讯息,但我一方面还是不信任内在讯息,另一方面又有不得不大声说出来的感觉。我没有听到声音,整个句子就这样仿佛从虚空中跳到我的脑海里,但那些话语却不是我自己的话语。...... 我觉得赛斯好像在轻推着我,要我大声说出答案。但我宁愿紧紧依附灵应盘。原因之一是我怕失败。赛斯那时已经在讨论一下我所知甚少的题目。我怕让自己出丑,开始讲一个很有分量的信息,却突然中断,难以为继。或者,万一信息飘走不见了怎么办?

 

当时,我唯一的凭借只有赛斯的一句话,说他不是我的个人潜意识。

 

...... 到第八节时,我显然相信自己可以有更大的自由。我突然推开灵应盘,站起来开始口授。当时我的声音完全正常,不过此后声音就出现了明确的变化。但是,我说的话确实不是我自己要说的话。......

 

珍作为最重要的通灵人之一,都有这样不确定的感受,那么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在刚开始接触所有这些信息时,有疑惑和不确定的感受非常正常。其实无论怎么理解你接收到的讯息都可以,重要的是这些讯息带给你的感悟和启发,它们对你今生的帮助。

 

- 问题:回来后,我又听了录音好几次,但是我都没有发现有我不记得的地方,好像全程我似乎都是保持清醒的。

 

解释:回溯的催眠状态和一般催眠治疗的催眠状态不同。整个回溯过程中,我们两个人在对话,这就要求某些意识始终存在,这样的对话会让你有“清醒”的感觉。(会有很少部分的人在对话环节也处于完全无意识的状态,这样完全的无意识个体在全部人群中只有5%左右,95%的人会处于意识状态中。这样无意识或有意识的状态不影响回溯进程,无论个体的催眠感受如何,回溯会同样顺利完成。)

 

试着感受你现在看我邮件时的清醒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你是无法感知所有我们在回溯过程中感知到的内容的。这就是真实清醒状态和催眠中“清醒”状态的不同。

 

- 问题:我对于那些外星人的亲切感是相当真实的,不然我不会哭的很厉害,对于欧洲那段我则在想,到底是因为我因为看欧洲的历史剧导致我不自觉的有了这样一个解释,还是这些东西是真的才有了我现在的喜欢,先有鸡后有蛋还是先有蛋后有鸡呢?

 

解释: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当在回溯过程中有很真实的身体或者情感感受时,大家会接受这是真实发生在自己前世的经历;而如果回溯过程中更多的是事件的起因、过程、结果,没有太多的情感融入时,大家会对回溯是否是自己的经历感到疑惑。

 

我无法给你一个“科学”的解释,目前还没有任何科学手段可以去验证。我只能给你一个思考的方向:这个世界有无数种可能,无数种人生,每个人生也有无数的可能性,为什么当下你看到的人生是唯一的这种可能性,而不是另一种面貌,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回溯最重要的是回溯经历带给我们的人生感受和领悟,所有这些感受和领悟对我们的今生的帮助,这是最重要和宝贵的。
 

********************************

了解兰欣的回溯实录,点击链接:原始人与外星人的相遇